实控人大嘴或违规 熊猫烟花“画饼”P2P为造市?

时间:2019-10-28  author:明钨浈  来源:永利集团  浏览:177次  评论:96条

刘浪

“妖股”熊猫烟花(600599.SH)再现“妖功”,这次是借力时下最热门的互联网金融P2P。

近日,熊猫烟花走出连续涨停行情,股价从8月20日的最低点13.01元,到8月28日最高点19.88元,6个交易日内涨幅达53%。

熊猫烟花实际控制人及相关负责人近日公开释放有关公司业务发展的重大信息,成为此轮大涨的直接动因,而熊猫烟花大股东恰好在这轮大涨中进行了大笔股权质押。因此有质疑认为,熊猫烟花方面涉嫌重大信披违规,有意释放重大消息为抬升股价造势。

8月28日,熊猫烟花继续以涨停开盘,但至上午盘中,“一字板”被打开,随后一路下行,最低至17.50元,终盘收于17.55元,跌2.88%。

或涉嫌违规

此轮大涨的背后,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相关负责人放风熊猫烟花有意将P2P作为公司主要业务,甚至计划将公司更名为银湖金融,以及可能变更注册地。

据多家媒体报道,日前,在熊猫烟花主办的烟花行业金融研讨会上,熊猫烟花的实际控制人赵伟平表示,熊猫烟花未来将把金融作为主要业务,熊猫烟花的名称也有可能变更为熊猫金融或银湖金融,甚至可能将注册地址迁往北京。公司旗下的P2P平台银湖网将成为熊猫烟花未来最重要的核心资产,在今年年底之前,银湖网的注册资本将从目前的1亿元提高至5亿元。

在此之前,赵伟平为让外界确信P2P业务无风险。

上述信息一经媒体报道,便受到市场广泛关注,熊猫烟花股价随后一路大涨,其中8月22日、25日、27日连续三天涨停,8月28日早盘也以“一字”涨停持续至盘中。

但有上市公司高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赵伟平等人这种释放重大信息的方式或涉嫌信披违规。

熊猫烟花最近似乎有意宣传其金融业务――特别是P2P业务。之所以反复强调P2P业务,主要与公司业绩下滑有关。熊猫烟花半年报显示,由于烟花销售业务萎缩及燃放业务下滑,2014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同比下降17.25%,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45万元,同比下降9.27%。

正因如此,熊猫烟花将放大P2P业务,甚至要更名以及变更主业的消息,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因为这样的信息出自公司实际控制人之口,市场相信这就是真的。

上述上市公司高管提示,从媒体披露的信息以及熊猫烟花的现实情况来看,赵伟平等人公开释放这样与公司业务有重大关联的信息,涉嫌违规。据其介绍,赵伟平等人披露的信息涉及公司的核心业务转型或有重大投资等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会对市场造成直接的影响,必须要按照严格的信披程序进行披露,而不能通过个人之口在公开场合散布。

只为造市?

正如前述上市公司高管分析,如此重大的信息对市场造成了直接影响。

8月23日,熊猫烟花就公司可能更名、注册地迁移等传闻发布澄清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14年4月18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了投资设立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熊猫资本”)及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议案。根据议案,熊猫资本及银湖网注册资本均为人民币一亿元。2014年7月1日,由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银湖网”正式上线。

目前,银湖网已正式接入汇付天下的货币基金产品“生利宝”,用户可将银湖网账户中的闲置资金(沉淀资金)实时存入生利宝,获取资金收益,需要资金时可实时从生利宝转出到原资金账户中。

但这则澄清公告似乎有着精心的设计,因为由于股票于2014年8月21日、8月22日、8月25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公司又于8月26日晚间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比较两则公告,可发现前一次“澄清”更偏向于阐述P2P业务的“正面性”,但并未提及风险等更多信息。

8月26日晚间的公告对P2P业务有了更多的信息披露:“银湖网”是由公司下属孙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采用P2P网贷的金融模式, 通过撮合投资人与借款人在平台完成投资与借贷行为,收取居间服务费(0~5%)和借款管理费(0.3%),实现用户投资和融资的双向通道。

更为重要的是,后一则公告披露了“银湖网”项目的风险分析,其中包括市场风险:P2P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火热发展导致了同质化竞争异常严重,同时行业市场较为混乱,这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行业创新的发展,导致公司面临市场风险。

熊猫烟花后一则澄清公告特别说明:公司仍将以烟花爆竹业务为主营业务,在未来三个月内没有对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的计划。这将外界的猜测和臆想一举击破。

如果仅是两则公告的行文差异,可能并无太多问题,但熊猫烟花另一则关于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则让人怀疑赵伟平等人有意释放重大信息、公司回避“澄清”主要信息,都是有意为之。

熊猫烟花26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接公司股东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 (下称“银河湾国际”) 通知,8月25日,银河湾国际将其持有的公司1700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24%)质押给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赵伟平也是银河湾国际的实际控制人。

“通过散布重大的利好,提升股价,然后再将股权进行质押,这其中存在重大的利益关联。”一位曾经在熊猫烟花从事管理工作并与赵伟平有过较深接触的人士分析。

用意何在?

尽管有质疑认为赵伟平等人的言行可能涉嫌违规,但熊猫烟花披露的信息目前并未涉及于此。那么,赵伟平等人如此高调公布重大信息,仅仅是因为“大嘴”吗?

也许不尽然。纵观赵伟平入主熊猫烟花的过程,外界怀疑其有将上市公司作为“提款机”的动机,因此,此次再如此自主高调释放重大信息,又难免让人产生联想。

2006年,赵伟平控制下的攀达国际以约1.53亿元收购原“中国烟花第一股”浏阳花炮52.3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2008年,浏阳花炮更名熊猫烟花。2008年熊猫烟花限售股解禁后不过半年,赵伟平即开始频频高位减持,2013年,熊猫烟花筹划增发再融资。

据统计,在2012年熊猫烟花谋划增发前的3年多内,赵伟平通过银河湾国际累计减持熊猫烟花3563.38万股,占比28.28%,套现超6.8亿元,减去入主时的1.53亿元成本,赵伟平至少已从熊猫烟花净赚5.3亿元。

2013年9月,熊猫烟花以9.89元/股的价格向赵伟平控制下的万载银河湾增发4000万股,净募资3.86亿元,用于还债和补充流动资金,万载银河湾取代银河湾国际成为熊猫烟花第一大股东。两家公司均为赵伟平控制,通过左手换右手的腾挪,赵伟平实现了控股比例的大幅提升,增发后,其合计控制熊猫烟花42.4%股权。

除此之外,赵伟平还在实业运作层面对熊猫烟花进行了最大的“价值发掘”:2005年9月,赵伟平旗下广州攀达国际和湖南攀达,分别被以500万元和1000万元的价格卖给熊猫烟花。

有媒体和专业人士曾质疑:两次收购的资金,来源于公司的两个IPO募投变更项目――营销及信息网络项目和年产40万箱安全环保烟花项目。本应用于主业的募集资金,却被用来高价收购大股东资产。